奇闻异事

首页>历史趣闻 >揭秘康有为梁启超刺杀慈禧未遂的内幕(图)

揭秘康有为梁启超刺杀慈禧未遂的内幕(图)

发表时间:2016-09-23 19:23:22来源:阅读:
1904年至1906年间,康梁又派出梁铁君为首的暗杀团体入京谋杀慈禧,款项等都是康梁帮助筹备的,他和康梁的密信中涉及很多在京筹集款项、设置机关、研制炸弹等活动。

慈禧太后(1835年11月29日-1908年11月15日),满洲镶蓝旗(后抬入满洲镶黄旗),叶赫那拉氏,名杏贞。以皇太后身份垂帘听政或临朝称制,为自1861年至1908年间清王朝的实际统治者。

 

 

几年前,为关于姜纬堂等编著的《爱国报人、维新志士彭翼仲》一书(大连出版社,1996),参加了个座谈会。彭翼仲是我家族的一位先辈,但关系比较远,他的孙辈彭望宁、彭望克比我大十几岁,却是我的祖父辈。我以前只是听上辈人说过,有一位彭家人办了北京最早的中国人自己的报纸,还为此进了监狱,详情并不清楚。参加那个座谈会,又获赠了书,才对这位先辈有些了解,自己虽曾读过历史专业,竟然对书中的事所知甚少。上世纪初,彭翼仲在北京办了最早全部华资的几份报纸,他是受庚子年拳乱的刺激,深感民智愚昧,全力投入到启蒙教育的事业中,先后办的《启蒙画报》、《京华日报》、《中华报》相当成功,发行都超过万份以上,在中国新闻史上有详细记载。但仅仅几年,彭就因为一次突发事件而入狱,报纸也全被封了,他本人也被发配新疆,直到清政府倒台才释放回京。

彭翼仲蒙罪的事件,是当初非常敏感的一件事,扑朔迷离,当时清廷处理非常秘密,真实消息难以获得,报界也只能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一些消息。但京津各报怕开罪朝廷,都不敢加以报道,仅仅彭翼仲的《中华报》将在北京被捕的两个嫌疑人押送天津的消息加以披露,并派人到天津采访,得知这两人已被秘密杀害。下面将这几条新闻报道引述如下:

1906年8月21日(丙午年七月初二日)《中华报》报道:

区官被捕

西分厅四区区官范履祥,字朗秋者,系广东人,捐有州判职衔。于分厅分区之前即充工巡西局委员。上月二十日,奉巡警部密谕,拘捕在总厅看押。至二十七日,与内城捕获之吉昌照相馆主吴道明一并解赴天津。

1906年8月26日(丙午年七月初七日)《中华报》报道:

安置党犯

前经巡警部在东华门吉昌照相馆捕获之会党吴道明,并西分厅四区区官范履祥押解赴津各节已纪前报。兹闻吴道明已供认姓梁,为保皇会员。略称:海外逋臣瞻念宫阙,每饭不忘,特委任同志寄迹都门,冀得悉起居。实出于忠君爱国之热忱,并无作奸犯科之恶意。今蒙逮讯,情甘领罪云云。至范履祥则供称:仅与吴在京相识,为任奔走于会事,并未预闻云云。

1906年9月21日(丙午年八月初四日)《中华报》报道了此案:

保皇党之结果

保皇党吴道明(真名梁纬卿)、范履祥(真名范羲谋)解津在韩家墅讲武堂内审讯,各节曾登本报。七月初五日,将二人解至天津,某大臣亲自讯问,上下人等悉令回避。约一点钟,吴某说至紧要关节,某大臣汗流满面。当云:我令人将汝等送往营中,暂避数日。言毕,立派夏庚堂军门之少爷(夏印辛酉任云南提督,现充淮军中路巡防队总统,驻扎沧州)率同探访队十余名护送,即刻动身,由水路前往。吴则送至马厂,交陆军第四镇。范则送至沧州交淮军中路巡防营。吴于初六日晚一点钟到马厂,下船后乘人力车赴营。范则于初七日晚始到沧州(赴沧州亦由马厂过)。船中并未带刑具。范系穿便衣,吴则洋装,衣帽均白色。二人均四十余岁,中外学问均有根底。吴貌尤伟,当二人由津起程时,督署已密电四镇统制吴凤岭及淮军中路统领夏辛酉,俟两人到营按上等差使接待。故四镇统制及淮军总统均连夜派差,预备住室。屋内均用绶裱,每饭酒席极为丰盛。陆军四镇统制因吴之衣服已为汗浸透,须换身上小衣服。问之,吴云薯良绸即可。当饬缝工连夜制就。计在营羁绊六七日(吴在马厂、范在沧州),吴谈笑自若,毫无畏葸之状。唯对人(本镇官长有往谈者)云:观某大臣之汗流满面,将来与吾不利。然人皆以案情重大,无敢问其底细者。七月十三日上午十钟,该镇忽接到京中密码急电(吴范两人初五日由津起解,初七日早八钟袁宫保晋京),着将吴某处死,限一点钟事毕复电。四镇执法官陆某知吴豪杰之十(按:“十”疑应为“士”),断不用他人动手。当将来电示吴。吴云:既如此,速拿毒药来,以了君等公事。陆以他种毒品均不能速死,乃向人和镇药铺购红矾三钱(人和镇即马厂首村,统制衙门在焉。药铺名生春堂,铺东刘姓)。铺果因系毒品不敢出售。后经护兵告以原委,始敢卖给护兵。回镇后,当即研开,吴一饮而尽。腹中不受,当即吐出。吴云:可急速多买,复买五钱,饮下不过数分钟,即疼痛难忍,就地乱滚。不到一点钟,七窍流血而死。于十二钟复电:吴已处死。执法处乃饬人买薄棺一口立即殓埋于马厂南围门外乱土内(该处有官地一段,专埋正法兵丁及由津解往处决之盗犯)。外边则咸云得急症死。而范在沧州,亦同时处死。闻吴到京后,即交通内监某姓(或云张,或云崔,未知孰是)。闻吴、范解津后,某内监曾派人到津具保。直督未允,亦未追究(外边传言将内监诱至天津归案盖即因此)。或云某内监必与吴、范同日毙命矣(按内监姚姓,曾随吴学洋文,并无别情,今已在逃)。危哉!

热门排行